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已为人妇的前女友们
已为人妇的前女友们

已为人妇的前女友们

我今年27岁,不少同龄的朋友早已经结婚生子,但是我却连比较固定的女朋友都没有,虽然年轻的时候有过好几段恋爱,但由于种种原因都夭折了,哎…… 真是命苦的男人啊……好不容易赶完了设计图纸,我一边咒骂着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板一边收拾好了东西,然后顶着晕呼呼的脑袋下班回家。

  才一打开门就发现餐桌上满满的摆了菜和几瓶啤酒,我定睛一看,哈,有鸡架,一定是温荧来了,只有她才会总是记得给我带鸡架过来。

  我顾不得洗手,坐到桌子前伸手抓过一个鸡架,往嘴里塞的同时伸着脖子叫了一声:「温荧,是不是你?出来一起吃啊!」卫生间的门被猛的打开,温荧湿呼呼的小脑袋伸了出来:「不许动!……你还吃?!快进来给我擦背!!」

  我不舍的放下鸡架子:「哎……连饭都不让吃……」「呸,谁不让你吃饭了……你别自己脱衣服,看你满手油……过来,我给你脱。」

  我走到卫生间门口,看到了她雪白的裸体,我嘿嘿一笑,顺手把两只手上的油抹到她丰满的奶子上。「讨厌……」她一把打开我的手:「把手举高!」我连忙做投降状。

  温荧麻利的给我脱光衣服把我拉进卫生间,抓过淋浴喷头披头盖脸的浇了下来,我连蹦带跳:「谋杀啊你?烫死我了!!」温荧哈哈大笑,一把抓住我的小弟:「不许逃,不然给你掐下来!」我大叹命苦:「别别别,我还* 它传宗接代呢,你可不能啊!」温荧得意的笑着,在我面前蹲了下去,抓过香皂为我仔细的清洗阳具,洗了一遍,她抓着我的龟头凑过鼻子闻了闻,然后拿起香皂再一次清洗,我有些不耐烦:「差不多就行啦,再洗就掉皮儿了。」

  温荧伸手在我屁股蛋子上狠狠拍了一巴掌:「你老实点,再叫唤真给你揪下来。」

  我的胯下一片泡沫,连阴毛都看不到了,泡沫中温荧的小手在我的阴囊上揉来揉去,因为温度和常时间的揉弄,我的阴囊此刻十分蓬松柔软,不幸的是温荧十分喜欢这种状态下的阴囊,每次给我洗澡都要玩上半天,我只好* 在墙上等着她尽兴。

  「嘻嘻,真好玩……」温荧把我业已坚挺的阴茎按到我的小腹上置之不理,一味的逗弄我的睪丸,玩了一会又把一只睪丸含到嘴里用力的吮吸拉扯,我感到一阵并着痛的快感,似乎小腹里的零零碎碎都被她吮出了体外。

  只听「波」的一声,温荧放开口中的睪丸然后站了起来,笑嘻嘻的边看着我边往我身上抹香皂。

  「转过去。」

  我乖乖的转过身子,她在我背上又抹了起来,然后渐渐向下,一只沾满了泡沫的滑腻小手钻进了我的两片屁股之间:「你倒是弯弯腰啊,你这样我怎么给你洗。」

  无奈,我只好微微弯下腰,温荧扒开我的屁股沟在里面打着香皂:「要我说你还是找个时间到医院看看吧,你看,又有炎症了……疼不疼?」她在我肛门处的痔疮上轻轻揉着。

  「嘿嘿,这可是报效祖国的酬劳,跟军功章一样。」「那你也不能不治啊。」她说着,两手从后面环住我,两只乳房紧紧贴在我的背上:「你这个人就是倔,哪天我有时间了陪你去,要不让她们陪你去也行,反正你得去。」

  「好好好,去去去。」我转身搂住她,见她还想说点什么,连忙把嘴凑上去盖住她的小口。

  温荧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吸舔,一条小舌头翻卷着钻到我的口中与我的舌头纠缠起来。

  我的阳具不可抑制的坚硬,紧紧顶在她的小腹上。刚刚还娇喘不止的温荧忽然推开我:「现在可不行……」把我推开后,她低头在我龟头上亲了一下:「小小君乖哦,妈妈一会儿再疼你……」说完换了一副嘴脸:「你老实点!过来!」母老虎惹不得,我老老实实的过去让她给我擦乾身子,最后我挺着硬梆梆的鸡巴被她赶出了卫生间……

  我穿上浴衣坐到沙发上,隔着门看着桌子上的酒菜不停的咽着口水,但是不敢吃,老虎凶猛啊。

  不久温荧也出来了,她边擦着头发边坐到我旁边。

  「把衣服穿上啊,感冒了怎么办?」我伸手拉过沙发上的一件什么衣服披到她身上。

  温荧* 到我怀里:「小君那,咱们等一会儿再吃好不好?你忍一会。」我有些奇怪:「怎么?有什么事?」

  「娜娜今天回沈阳啊,下午给我打好几个电话了,人家娜娜说想你呢。」「切!」我一撇嘴:「想我不给我打电话,假惺惺的。」「嘻嘻,过一会儿娜娜来了我告诉她,小心她晚上不让你上床。」「呵呵,这我可不怕。」我抓住她的奶子:「你让我上床就行了。」……

  正在嘻闹间,大门忽然开了,两个女人大包小裹的提着堆东西走了进来,见我和温荧正赤裸的打闹,其中一个穿警察制服的女人大叫一声冲了过来:「都举起手来!光天化日之下竟公然喧淫,狗男女,都起来跟我走!!」我一把拉过正威风凛凛宣布我们罪状的她,三两下就把她的裤子连内裤扒到膝盖部位,然后把她压倒在我的大腿上:「死老尖儿,叫你横!叫你威风!」我挥起大手狠狠的扇在她丰润雪白的屁股上:「你个死娜娜,说,这么长时间怎么不给我打电话?」

  娜娜在我的腿上挣扎着:「你敢袭警……荧荧,帮帮我,咱们警民合作一起废了这个色狼!」

  我忙低下头在她屁股上连连亲吻起来:「警察同志,我错了,饶了我吧…」温荧在一边狠狠的掐了我一下:「你也不嫌臭,她那屁股洗都没洗你就亲,你刚才怎么不亲我的?」

  「呦~~」娜娜翻身坐起来搂住我:「这儿还有位吃醋的呐,我屁股漂亮,人家小君乐意亲!」说着在我嘴上亲了一下:「是不是啊君君?咱们就亲漂亮的屁股,像她那扁屁股一点肉都没有,白让亲都不亲。」「你个死娜娜!」温荧咬牙切齿扑上来把娜娜摁倒在沙发上,两人嘻笑打闹起来。我乐呵呵的在一边摸摸这个屁股,捏捏那个奶子忙着占便宜。

  「好啦好啦,你们三个别闹啦,快过来吃饭!」我一个健步冲到桌子旁边坐下来,然后搂过还在忙活的杨迪:「还是咱们小迪子好,来亲一个,好几天没见都想死我了。」

  我搂着杨迪亲得正热闹,那边娜娜和温荧光着屁股走过来,娜娜边走边脱下她的警察制服上衣,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是光溜溜的了。

  娜娜媚笑着拉住我的手:「笛子,把他借给我用用好不好?」杨迪还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,从我怀里钻出来以后,只是奇怪的问娜娜:

  「你要借他干什么?」

  「给我擦背!」娜娜说完就动手把我的衣物扒光,不顾我的抗议把我推进卫生间。

  「喂喂喂,我刚才已经洗过澡了……」

  「我管你洗没澡洗过,你现在的任务是给我擦背!」简直是欺压百姓啊,我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娜娜光滑雪白的后背上擦着浴液,「你认真点啊,下面。」我无语,把手伸到她屁股上揉搓起来。

  娜娜忽然转过身子,狠狠的盯着我:「死鬼!这段时间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想我?!?」

  「没啊,我天天都在想你啊……」

  「骗鬼吧你!」她伸手在我阳具上打了一下:「你看你看,见了我一点反应也没有……」

  「老大,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,很忙的耶,刚在公司里熬了三天,你说我还能有精神想这些玩意吗?」

  「哎呦……」听了我的话娜娜仔细看了看我,然后在我的黑眼圈上摸了摸:

  「你们老板怎么搞的,怎么这么使唤人啊……你看你看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」她踮起脚尖亲了亲我:「对不起啊……来,我来给你洗洗……」说着从我手里拿过浴花。

  「我刚才已经洗过啦老大!」

  「那我不管,反正你还得洗,洗得香喷喷的晚上我好抱着睡。」天哪,这叫什么世道啊?!?!?

  被洗掉一层皮的我,终于被释放了,懒得穿衣服,我赤条条的坐到餐桌前:

  「我可以吃了吗?」

  「你就不能忍一忍,等娜娜一会儿?」俩人冲我翻白眼,温荧大喊:「死娜娜快出来啊,小君君已经快饿傻了!!!」

  上帝,小~~君~~君~~?这么肉麻的称呼我不知道已经抗议多少次了,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,除了屁股和胸脯以外我什么地方比你们小了?

  终于,娜娜小姐扭着屁股慢腾腾的从卫生间里出来坐到餐桌前,我慢慢向鸡架伸出手去,见她们没有什么表示这才敢抓起来啃,真香啊!!

  如饿鬼投胎一般,我连着灌到肚子里一瓶啤酒两碗米饭三个鸡架,这才满意的拍着肚子,倾听三个女人边吃边聊天的内容,但是听了半天,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,明明刚刚还在谈论香港的天气,转眼话题又扯到丁字裤上了,老实说这种聊天的方式令我非常头痛,所以我只好闷在一边打盹儿,没多久我就彻底睡死过去,这几天实在太累了。

  醒来的时候,外面天已经漆黑一片,我看了看表,晚上十点。左右看看,三位女士都不在,客厅里隐隐传来她们的嘻闹声,嘿,看来她们是打算留下来过夜了。

  点上一支烟,我不由有些感慨:不到一年时间我的生活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,去年此时坐在酒吧里狂喝着祭奠自己感情生活终结的那个男人我,此时却乐滋滋的等着三位前女友一起寻欢做乐,生活还真他妈的挺有意思。

  真的,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能有这种同时与三个女人同床共枕的生活,而且着三个女人还都是已经为人妇的前女友。

  【完】